从归

为博小娘子一笑

[喻黄]三年浮水

    黄少天坐在前往日本东京的客机上,从窄小的窗子里望着幽远的云群发呆。 

    路过的长腿空姐羞红着脸询问他是否要些饮料,黄少天颇有风度地摆摆手,思绪再次游走到昔日往往。

    这是黄少天和喻文州分手的第二个年头,他终于找到了他。


    喻文州是他邻居,那对细长的眸子自黄少天第一眼见他便把魂儿勾了去,瞳仁里总蓄着一池秋水,一颦一笑都好似朝他暗送情波。 

    那天黄少天在河边遛狗,碰见了喻文州。正巧饭后无事又是面熟的邻居,便自然并肩散步闲话。

    “嗨,我叫黄少天。”他如是说着。阳光万点金鳞絮絮浮在二人肩上,渲出几分淡淡情长。 

    “嗯,我叫喻文州。”那人轻咳两声,牵动眼角的细芒。 

    自那之后两人就熟络起来,黄少天常常缠着喻文州要去他家蹭饭,喻文州便浅笑着任他像只癞皮狗一样胡闹。黄少天实是很狡猾的,他一直悄悄观察着喻文州的作息,好要每天都能凑巧和人家来个偶遇。 

    于是黄少天愈发觉得喻文州开始喜欢他了,其实喻文州也真喜欢他。黄少天潜心蛰伏直到喻文州生日那天,他十分缺德地给喻文州灌酒,喻文州一口醉,眼神迷离得像深夜里的灯红酒绿。 

    黄少天心里高声欢呼,迫不及待地把这小妖精挪上床。谁知他刚刚欺身过去,喻文州的桃花眼里便一闪精光,猛地反身压上去,笑得像只狐狸。 

    合着这是遇上成精的了。黄少天腹诽。 喻文州手劲尤其大,麻利地置办好一切,毫不留情地在黄少天身后冲撞。

    黄少天又疼又爽,咧嘴骂喻文州,说我们来日方长。

    可说好的来日方长,最终却变成哭着散场。

    他们就这样腻歪了三年,如胶如漆。

    “少天,我们分手吧。”喻文州刚刚在黄少天体内释放,环住他的腰,似是被呛到般咳嗽起来。

    “?”黄少天被折腾累了,困得不行,只抛过去个眼神。

    “我说,我们分手吧。”

    “啥?”黄少天听明白了,弹坐起来,扯到一阵刺痛。他转身看着躺在身边的喻文州,那人眼神一如既往风轻云淡。黄少天质问:“你什么意思?”玩够了就要跑?

    “就是字面意思,你到了该成婚的年龄了,我不能耽误你。”

    黄少天见他没有丝毫开玩笑的意思,心倏地冰凉:“喻文州,要说耽误你早就耽误了,别说得像你比我大多少似的。”

    喻文州不再做任何解释,只坚定地重复:“我们分手。”

    黄少天有些头晕,“这么多年你把我当什么了?”

    无言。

    窗外阳光依旧,窗内人却不再温暖。黄少天沉默,套上自己的衣服。临走前又回头,在喻文州高挺的鼻梁上使劲咬了一口,隐隐有血丝渗出。

    “就算我什么都不是,也别忘了赔了三年给你的是老子黄少天。”黄少天撂下一句话摔门而去,厚厚的门板隔绝了屋内剧烈又伴着哭声的咳嗽,忧伤决绝。
    
    

    客机终于到了日本东京,已过而立的黄少天搭乘出租车赶往一个地方。

    那是漫目樱花的一处乡下,在山坡的万千繁花中央,有几座小碑。

    黄少天走到了其中一个墓碑前,上面模糊刻着几个字——喻文州。

    他蹲下身来,紧紧凝着那座方方正正的碑。

    良久,他终于凑上前去,微颤的唇点水般亲吻那三个朦胧的字。


    ——END


[伏八]来日方长

  这儿第一次写伏八有些紧张

  高校生设定,十分诡异

  oocoocooc!

  慎入!


 (一)


  八田美咲有点郁闷。


  他惆怅地望着窗外的晾衣杆。


  上面少了条内裤。


  被偷了!


  美咲是这么觉得。但是谁会偷一个男人的内裤呢?


  于是当伏见猿比古拽着诡异的调喊他的名字并出现在他家门口时,美咲整个人都不好了。


  因为伏见手里拎着他那条丢失的内裤。


  美咲觉得自己没有必要惆怅下去了,他冲出去抓起晾衣杆就想把伏见揍一顿。


  伏见灵巧地闪躲,嘴里不住嘲讽:“美咲,今天也这么精神啊?”


  美咲气极,炸毛般朝伏见怒吼:“还不是因为你这家伙拿我的东西!”


  “我拿你什么了?”


   “内裤!”

 

  美咲喊出这句时脸红到了脖子根,毕竟他没有伏见那么厚脸皮。


  伏见什么也没说,只是意味深长地笑。


  “你——!!!”美咲真想把他那张嘴撕烂。


  “我这不是来还你了吗,喏。”伏见随手一丢,美咲赶紧伸手抓住。


  “对了,你们学校棒球部今天不是有活动嘛。”

 

  “哈?”


  “一起走吧,刚好我们学校也有点事。”伏见的语气就像是给美咲下了命令,不能违抗。


  美咲的脸还是红着的,不过听伏见这么一说,自己倒也是记起了大概。他点点头,把晾衣杆和内裤回屋放好,跟着伏见去了学校。

 

  他们在一个岔路口分开,美咲往左,伏见向右,互不相干。


  (二)


  夕阳西下。


  “啊...累死了。”活动结束后,美咲伸了个懒腰,走出校门。路过便利店,还顺手买了个饭团拿在手里啃。


走着走着,在那个岔路口,美咲又看到了伏见。


  伏见的袖口和裤筒都卷起来,正往前走着。美咲远远地喊了一声,伏见伸手摆了摆,没有回头。


  美咲三口两口啃完饭团,快步走了过去,准备和伏见再战一场:“你个臭猴子...”话到一半,突然说不出来。因为他看到,夕阳的余晖映在伏见的脸上,勾勒出美好的剪影。


  那一瞬间,美咲的心里有点酸酸的。


  他也说不清楚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就像是吃下一颗酸味的糖,到了心口,腹中,一点点融化,变成一汪糖水。


  美咲呆呆地看着伏见的侧脸,刚巧,伏见也回过头来看他。


  两个人同时一愣。


  看着美咲眯缝的眸子和皱起的眉头,他觉得自己回到了几年前。


  那时,他们还都是青涩的少年,腻在一起,你推我攘。


  他们相遇在初中,又奇迹般地升上了同一所高中。


  两个人情同手足,如影随形。


  那时的伏见和美咲也像这样并肩走在这条路上,谈笑风生,夕阳的光投在身边人的脸上。


  可是变化总是令人措手不及。


  伏见转学了,而且悄无声息。


  美咲去伏见家找他,质问他,为什么一声不吭就消失了。


  伏见的表情就像变了个人,他轻蔑地看着美咲,嘴里吐出了令美咲心碎的话。


  “学校什么的,哪所不都是一样嘛。再说了,我可没把你当什么朋友。”


 

此后的每时每刻,只要美咲见到伏见,冲上去就是一顿暴打。


  当然每次都被伏见躲得干干净净。


  美咲很不解,他不知道为什么昔日的伏见会变成这样,让脾气不好的他很想揍他。


  可是他揍了几回之后,发现这样的关系也挺好。


  所以他继续揍下去,乐此不疲。


  (三)


  于是当今天两人再次并肩走在一起时,美咲有点儿恍惚。


  他不知道他对伏见如此穷追不舍的原因是什么,或许只是一种不甘心。


  不甘他不说一声就转了学,不甘他如此不屑地对待他们之间的友情。


  此时此刻伏见盯着他,让他很不自在,那眼神就像盯一只美味的烤鸭。


  “怎,怎么了?”美咲背后发凉。


  伏见却只是扭过头:“没怎么。”


  美咲不解,却也不知怎么询问,只好乖乖跟在伏见身边。


  可是当他们走了一会,美咲感觉有点不对。


  等等为什么我要跟着他走啊!美咲在心里呐喊。


  于是他有点恼怒,张嘴朝伏见的耳朵喊:“臭猴子今早的账还没算呢!”

 

  伏见猛回过头,捂住耳朵,呲牙咧嘴地回喊:“你想把我的耳朵喊聋吗!”


  美咲来了兴致,也呲牙咧嘴指手画脚地和伏见吵起来。


  俩个人的身影在地上拉了长长的影子。


  (四)


  崭新的周一,美咲踩着滑板上学。


  过了那个岔路口,美咲四处张望,企图寻到某人的身影。


  可惜那个某人今天没有出现。


  美咲有点失望,不能揍他一顿了。


  他挠挠头,脚下一蹬,人便随着滑板动了起来。


 

  到了校门口。美咲下了滑板,拎在手中,就准备走进学校。


  这时,耳尖的他听见右边传来几声叫骂,疑惑地转头。


  只见不远处的小巷中,几个身穿本校校服的学生围着一个外校生。


  美咲嘴角抽搐了一下,想要看清那个倒霉的外校生是谁。


  “哈,你这小子——!”那边有个人带头打了一拳,“咔啦”,镜片碎裂的声音。


  镜片!?


  美咲瞳孔紧缩,几乎本能地朝巷子冲去。


  一定,一定不会是伏见...


  希望他没事。


  美咲心里突然冒出这样的想法。


  不知道为什么,他有点担心伏见。明明知道那个挨打的人是伏见的可能性很低,但还是不由自主地冲过去。


  脚下寸步未停,杀到了巷子边。


  围着的那群人奇怪地看着他,眼神里有一丝嗤笑。


  “美咲...”人群里冒出一个声音,有些疲倦。


  果真是伏见!美咲大口喘气,紧接着就是燃烧的怒火。


  他如风般挥出拳头,击在旁边的人的脸上,那人嘴里飞出几颗牙,还带着朵朵血花。美咲紧接着就是一通拳脚,接连不断地朝那个人身上招呼着。


  伏见有些发愣,他从没见过这么暴躁的美咲。翻身站起,摘下碎裂的眼镜:“喂...可不要抢风头啊...”他拍了拍美咲的后背,将他拉到自己身后。


  随后便是衣屑乱飞的极致混乱。


 


  最后倒下的那个是伏见,他没让任何人伤到美咲一分一毫。伏见倒进美咲怀中,在美咲额头亲了一下。


  在美咲惊愕又有些恼羞的眼神里,伏见轻轻笑着,把脑袋靠在美咲的肩头,在美咲耳边留下轻飘飘的一句话:


  “美咲,来日方长。”


  美咲当然不会知道,伏见深深恋慕着他。


  不会知道,伏见拿他的内裤只是想引起他的注意。


  不会知道,在几天前岔路口的那一个回眸,伏见差点吻下去。


  不会知道,伏见每天都会掐准了美咲上学的时间,好在那个岔路口偶遇美咲。


  这些美咲都不会知道。




  所以,来日方长。


-end-


 

 

 


 


 


【魔法少女小圆】 请允许我拾起悲伤



  “呐,小圆。”

  孤身的少女望着眼前无际的花海,歪头悄声叫道。

  “悲伤是什么颜色的呢?”

  没有人回答她。

  耳畔回荡着悠远的风声。

  少女自嘲地笑笑,打量着眼前遍布的花朵。

  “粉色的呢,小圆的颜色。”

  “蓝色的呢,沙耶香的颜色。”

  “红色的呢,杏子的颜色。”

  “黄色的呢,麻美学姐的颜色。”


  “我们认识的小焰可不会这么温柔哟?”


  晓美焰蓦地回首,看到的昔日的同伴们。

  大家的脸庞都那么清晰,毫不留情地将晓美焰尘封的记忆点亮。

  “咦?!大家都......”

  晓美焰眼珠瞪得浑圆,踉跄着向后倒退。

  “不,不可能......”

  “大家不是,全部都......死掉了吗......”

  那四人的眼眸异常闪亮,真实得像是虚幻。


  记忆的帷幕拉开,少女脑海中又浮现了那日的火光——


  最珍爱的同伴们一个接一个地被魔女之夜所击倒。

  她们将希望寄托给了自己。

  “小焰,一定要活下去。”

  “晓美焰,你不活下去的话,见泷原会消失的哦。”

  “活下去吧,晓美焰。”

  “焰,请你拯救这个宇宙。”

  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

  晓美焰赤红了双眼。

  不去管自己污浊的灵魂宝石,转身离开。

  却又被拉住。

  粉头发的少女带着哭腔在自己耳边留下了最后的道别。

  又轻轻地把手中的悲叹之中放在晓美焰的灵魂宝石上。

  “小圆?!你......”

  鹿目圆香轻飘飘地笑了笑,“这是最后一个啦。”

  似曾相识的情景,似曾相识的话语。

  这是晓美焰无数次轮回之中的慰籍啊!

  晓美焰用力抱了抱小圆,擦干不知什么时候流淌下来的眼泪,义无反顾地投入了战场。


  晓美焰赢了。

  她独自一人击败了魔女之夜。

  QB站在了晓美焰面前,无感情地凝视着晓美焰,像是在看着新买来的玩具。

  “居然能一人击败魔女之夜......”

  “晓美焰,这是你的真正实力吗?”

  晓美焰面无表情地看着它。

  “请你消失在我面前。”

  “畜牲。”

  QB眨眨眼,甩了甩尾巴,敏捷的跳开。

  “总觉得我们在哪里见过呢。”

  只留下一段意味深长的话。

 

 

  晓美焰回过神来,努力将脑海中的画面驱散。 

  她抬头看向站在不远处的四个伙伴,摇了摇头。

  “说到底,不过是我的幻想罢了。”

  “不过就算是幻想,也真是很感谢你们。”

  “和大家在一起的日子非常开心哦。”

  “一直以来辛苦你们了。”

  “一直一来都想对你们道声谢来着。”

  “可惜就算到现在也没能说出口。”

  “不过现在说出来了呢。”

  “谢谢你们,非常感谢。”

  说到这,晓美焰低头看了看脚边绽放的花朵。

  “我也终于知道了悲伤的颜色。”

  “是友情的颜色。”

  “大家,再见了。”

  “还是没能救赎大家呢。”


  再次抬起头来的少女,没有看见一个人。

  少女随后转动手臂上时间之盾的齿轮,也消失在绝伦的花海中。


  与此同时,另一个未知世界线中的少女从病床上醒来。

  耳畔中回荡着小圆最后的道别。


  “大好きです。”


—————————献给晓美焰——————————


再次感谢能够看到结尾的大家ww


【瓶邪】不负天真候

  “你知道吗,我在等他。”

  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七日,吴邪伫立在青铜门前,对着身后匆匆赶来的胖子低语。

  “天真,你明明知道……”胖子看着吴邪落寞的背影,心中浮起难以言喻的悲哀,“小哥不会回来了。”

  “不可能!他会的!他会回来的!”他冲胖子大声叫喊,无助敲打着冰冷的青铜门,滚烫的泪花在尘土上凋零。

  “他说过要我带他回去的啊……”吴邪哭喊着抗议。

  胖子上前拍拍吴邪瘦弱的肩膀,“算了吧,天真,我们回去,不要再来这儿了。”

  “不。”吴邪抬起头,迎上胖子的目光。

  “就算死掉,我也要等他。”

  一个星期过去了,吴邪滴水不进,胖子劝了又劝,他都执意留下。最后,吴邪几近昏迷,胖子只好背起吴邪,走出这个是非之地。

  出了长白山那一刻,吴邪模模糊糊地醒来,回头看去,似乎那青铜门还在眼前。他满怀希望地伸出手,最终触到的只是虚无。

  “他一定会回来的。”

  二零一七年八月十七日,吴邪又坐在青铜门前,紧盯着手中与门贴合的玺,玺上张牙舞爪的纹路好似在嘲讽着他无用的执着般,吴邪却并没因此放弃。

  “我会一直等,一直等,一直等。” 吴邪收回被思念刺痛的手,喃喃细语着。好似那人就是自己的全部。

 

  时光匆匆,白驹过隙,这等待的路程可谓道阻且长。

 

  年复一年,张起灵当日的诺言仍没有兑现。五年时光荏苒,吴邪却又来到长白山。

  抚弄青铜门那熟悉的纹路,泪水又不自觉流淌。拿出那人交给他的玉玺,轻轻靠放在沉重的门上。

  本以为青铜门会就此敞开,张起灵会就此归来,可事实确并非所愿。长白山依旧是长白山,青铜门依旧是关闭着的青铜门,从未改变。

  吴邪绝望起身,决心就此放下,“我不会再来了。”

  说罢,把玺重新放回背包,擦掉无能的泪水,大步走开。

  又有谁能料到,他这些年来的祈祷会真的起了效。

  “吱呀”一声,青铜门竟然缓缓打开。

  吴邪还没来得及回头,一个熟悉的人从身后拥住他。

  刚刚擦净的泪水又喷涌而出,只听张起灵沙哑的嗓音响起。

 

“吴邪,我回来了。”


  “嗯,欢迎回来。”

 

 


【魔法少女小圆】溯行失败

  晓美焰再一次看着鹿目圆香。

  她那绽放的笑颜,那肆意的泪水。

  是悲哀的味道啊。

  “呐,小焰,” 鹿目圆香抬起伤痕累累的手,抚了抚晓美焰的脸庞,“不要再来一次了。”

  晓美焰摇了摇头。

  “怎么可能啊,小圆。”

  “你是我这世上最珍惜的人了啊!”

  她拥住小圆,散发着悲伤味道的身体紧紧贴着。

  “不行啊,不行的啊。” 鹿目圆香伏在晓美焰耳边低语。

  “这样的话,就更什么也做不成了啊!”

  “什……!” 晓美焰挣脱开鹿目圆香的怀抱,“你到底……”

  鹿目圆香的笑愈发诡异,深邃的眸子盛满了不可言喻的东西。

  小圆……

  她怎么可能知道我所做的一切啊!?

  “你,不是小圆。”

  “我的小圆呢!”

  晓美焰愤怒地拎起“鹿目圆香”的衣领,失声质问。

  “晓美焰啊晓美焰,轮回了无数次只为了救赎这个女孩的晓美焰啊!”“鹿目圆香”笑道,“精明如你。”

  “最终却还是免不了被你‘自己’给害啊?”

  晓美焰抬起头,迎上“鹿目圆香”疯狂的眼神。

  “你什么都不懂……”

  “哦?”“鹿目圆香”挑了挑眉,不屑地哼声。

  “像你这种人,不配亵渎我所深爱啊!”晓美焰猛地转动盾牌,齿轮摩擦出一丝微弱的光,“鹿目圆香”令人发指的嘴脸被定格在顷刻。

  晓美焰看了看一动不动的“鹿目圆香”,又看了看远处空中飘浮的魔女之夜。

  “又要来一次吗……”

  晓美焰抚摸着这块陪伴了她不知多少年月的盾牌。

  “这次,不管怎样也要拯救你。”

  她坚定了步伐,再次扭转这命运的时间之盾。

  时间被释放,原本停滞的一切又吵闹起来。

  “转着圈儿的迷途羔羊啊,你为何又放弃了重新来过的机会?”“鹿目圆香”讽刺着。

  她看到我停止了时间?!

  “你到底是谁?”晓美焰厉声道。

  “我就是你,你便是我,”她顿了顿,又笑道“我又是我,名字只是个代号,不是吗?”

  “我可没功夫和你绕圈子。”晓美焰一怒,举起沙漠之鹰,几乎就要按下扳机。

  “可惜啦。”“鹿目圆香”调皮地跳了起来。

  “真是个没有耐心的坏孩子呢。”

  “不过……”她话锋一转,眼珠轱辘地转,“正片开始了哟。”

  说罢,“鹿目圆香”架起弓箭,就要瞄准晓美焰。

  “要是说我来这的目的啊……”她嘴角轻翘。

  “就是要杀掉你这个‘晓美焰’啊!”“鹿目圆香”目光一厉,粉红色的箭从手中放出,在空气中画出清晰的轨迹。

  晓美焰身一转,瞬间到了“鹿目圆香”身后,转身之余又反手开了一枪。

  “鹿目圆香”瞪大清丽的眸子,低头不可思议地看着晓美焰掐在自己颈上的手。

  “不,晓美焰怎么可能……”她失声叫道,勒在颈项上的力度又大了几分。

  “什么叫可能,什么又叫不可能?”晓美焰目光清冷,眼瞳里是令人发寒的无情,“我晓美焰从成为魔法少女那一刻起,就没有可能这种模棱两可的词!”

  “鹿目圆香”顿了顿,眼里滑过一丝异样。

  “好一个狂妄自大的晓美焰。”“鹿目圆香”大笑,“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世界凭什么要于你所顾?”

  “鹿目圆香”笑得畅快,“怎么不看看自己呢?晓~美~焰~?”

  晓美焰怒目,方想掏出手枪,身体却动不了半分,“你到底是谁!”

  “鹿目圆香”轻松地挣脱开禁锢,优雅转身,捏住晓美焰的下巴,“我说过了,我就是你😊啊。”

  她松开手,身上可爱的战斗服已经化为黑色羽衣,扎着双马尾的红丝带飘落,黑色长发慵懒地散在肩头,身后绽开一对恶魔才会拥有的羽翼。

  “看到了?”她笑得邪气,“这就是我,这就是‘未来’的你。”

  恶魔化的晓美焰拎起魔法少女的晓美焰,道:“我是来杀掉你的。”

  “若没有你,就没有这一切。”

  “是你的错啊!”

  “是你让小圆成为了神,成为了她最不想做的东西啊!”

  “你毁了她希望的一切!”

  “你该死!你该死!你该死!”

  恶魔化的晓美焰几乎发狂,她流着泪,把手指对准另一个晓美焰的灵魂宝石。

  魔法少女的晓美焰闭上了眼睛。

  “等等。”

  恶魔化的晓美焰刚要动手,不禁怔了怔。

  “如果我死了的话,你也会消失吗?”

  “你是过去的我,没有过去的,未来的自然会消失。”

  “如果我死了的话,世界就能得到救赎吗?”

  “若你死去,这世界也许不会如此肮脏和紊乱吧。”

  “如果我死了的话,小圆就能幸福吗?”

  恶魔化的晓美焰听了这话,微微笑起来。

  “那是自然。”

  “那么,杀了我吧。”魔法少女的晓美焰释然,“我做这一切,是为了小圆;我活下来,是为了小圆。如果小圆能得到幸福的话,我也就放心了啊。”

  恶魔化的晓美焰点点头,指尖凝聚起魔力。

“谢谢。”晓美焰低声细语。

 

  “咔啦——”

 

 

—————————献给晓美焰——————————

感谢大家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