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归

为博小娘子一笑

【瓶邪】不负天真候

  “你知道吗,我在等他。”

  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七日,吴邪伫立在青铜门前,对着身后匆匆赶来的胖子低语。

  “天真,你明明知道……”胖子看着吴邪落寞的背影,心中浮起难以言喻的悲哀,“小哥不会回来了。”

  “不可能!他会的!他会回来的!”他冲胖子大声叫喊,无助敲打着冰冷的青铜门,滚烫的泪花在尘土上凋零。

  “他说过要我带他回去的啊……”吴邪哭喊着抗议。

  胖子上前拍拍吴邪瘦弱的肩膀,“算了吧,天真,我们回去,不要再来这儿了。”

  “不。”吴邪抬起头,迎上胖子的目光。

  “就算死掉,我也要等他。”

  一个星期过去了,吴邪滴水不进,胖子劝了又劝,他都执意留下。最后,吴邪几近昏迷,胖子只好背起吴邪,走出这个是非之地。

  出了长白山那一刻,吴邪模模糊糊地醒来,回头看去,似乎那青铜门还在眼前。他满怀希望地伸出手,最终触到的只是虚无。

  “他一定会回来的。”

  二零一七年八月十七日,吴邪又坐在青铜门前,紧盯着手中与门贴合的玺,玺上张牙舞爪的纹路好似在嘲讽着他无用的执着般,吴邪却并没因此放弃。

  “我会一直等,一直等,一直等。” 吴邪收回被思念刺痛的手,喃喃细语着。好似那人就是自己的全部。

 

  时光匆匆,白驹过隙,这等待的路程可谓道阻且长。

 

  年复一年,张起灵当日的诺言仍没有兑现。五年时光荏苒,吴邪却又来到长白山。

  抚弄青铜门那熟悉的纹路,泪水又不自觉流淌。拿出那人交给他的玉玺,轻轻靠放在沉重的门上。

  本以为青铜门会就此敞开,张起灵会就此归来,可事实确并非所愿。长白山依旧是长白山,青铜门依旧是关闭着的青铜门,从未改变。

  吴邪绝望起身,决心就此放下,“我不会再来了。”

  说罢,把玺重新放回背包,擦掉无能的泪水,大步走开。

  又有谁能料到,他这些年来的祈祷会真的起了效。

  “吱呀”一声,青铜门竟然缓缓打开。

  吴邪还没来得及回头,一个熟悉的人从身后拥住他。

  刚刚擦净的泪水又喷涌而出,只听张起灵沙哑的嗓音响起。

 

“吴邪,我回来了。”


  “嗯,欢迎回来。”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