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归

为博小娘子一笑

[伏八]来日方长

  这儿第一次写伏八有些紧张

  高校生设定,十分诡异

  oocoocooc!

  慎入!


 (一)


  八田美咲有点郁闷。


  他惆怅地望着窗外的晾衣杆。


  上面少了条内裤。


  被偷了!


  美咲是这么觉得。但是谁会偷一个男人的内裤呢?


  于是当伏见猿比古拽着诡异的调喊他的名字并出现在他家门口时,美咲整个人都不好了。


  因为伏见手里拎着他那条丢失的内裤。


  美咲觉得自己没有必要惆怅下去了,他冲出去抓起晾衣杆就想把伏见揍一顿。


  伏见灵巧地闪躲,嘴里不住嘲讽:“美咲,今天也这么精神啊?”


  美咲气极,炸毛般朝伏见怒吼:“还不是因为你这家伙拿我的东西!”


  “我拿你什么了?”


   “内裤!”

 

  美咲喊出这句时脸红到了脖子根,毕竟他没有伏见那么厚脸皮。


  伏见什么也没说,只是意味深长地笑。


  “你——!!!”美咲真想把他那张嘴撕烂。


  “我这不是来还你了吗,喏。”伏见随手一丢,美咲赶紧伸手抓住。


  “对了,你们学校棒球部今天不是有活动嘛。”

 

  “哈?”


  “一起走吧,刚好我们学校也有点事。”伏见的语气就像是给美咲下了命令,不能违抗。


  美咲的脸还是红着的,不过听伏见这么一说,自己倒也是记起了大概。他点点头,把晾衣杆和内裤回屋放好,跟着伏见去了学校。

 

  他们在一个岔路口分开,美咲往左,伏见向右,互不相干。


  (二)


  夕阳西下。


  “啊...累死了。”活动结束后,美咲伸了个懒腰,走出校门。路过便利店,还顺手买了个饭团拿在手里啃。


走着走着,在那个岔路口,美咲又看到了伏见。


  伏见的袖口和裤筒都卷起来,正往前走着。美咲远远地喊了一声,伏见伸手摆了摆,没有回头。


  美咲三口两口啃完饭团,快步走了过去,准备和伏见再战一场:“你个臭猴子...”话到一半,突然说不出来。因为他看到,夕阳的余晖映在伏见的脸上,勾勒出美好的剪影。


  那一瞬间,美咲的心里有点酸酸的。


  他也说不清楚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就像是吃下一颗酸味的糖,到了心口,腹中,一点点融化,变成一汪糖水。


  美咲呆呆地看着伏见的侧脸,刚巧,伏见也回过头来看他。


  两个人同时一愣。


  看着美咲眯缝的眸子和皱起的眉头,他觉得自己回到了几年前。


  那时,他们还都是青涩的少年,腻在一起,你推我攘。


  他们相遇在初中,又奇迹般地升上了同一所高中。


  两个人情同手足,如影随形。


  那时的伏见和美咲也像这样并肩走在这条路上,谈笑风生,夕阳的光投在身边人的脸上。


  可是变化总是令人措手不及。


  伏见转学了,而且悄无声息。


  美咲去伏见家找他,质问他,为什么一声不吭就消失了。


  伏见的表情就像变了个人,他轻蔑地看着美咲,嘴里吐出了令美咲心碎的话。


  “学校什么的,哪所不都是一样嘛。再说了,我可没把你当什么朋友。”


 

此后的每时每刻,只要美咲见到伏见,冲上去就是一顿暴打。


  当然每次都被伏见躲得干干净净。


  美咲很不解,他不知道为什么昔日的伏见会变成这样,让脾气不好的他很想揍他。


  可是他揍了几回之后,发现这样的关系也挺好。


  所以他继续揍下去,乐此不疲。


  (三)


  于是当今天两人再次并肩走在一起时,美咲有点儿恍惚。


  他不知道他对伏见如此穷追不舍的原因是什么,或许只是一种不甘心。


  不甘他不说一声就转了学,不甘他如此不屑地对待他们之间的友情。


  此时此刻伏见盯着他,让他很不自在,那眼神就像盯一只美味的烤鸭。


  “怎,怎么了?”美咲背后发凉。


  伏见却只是扭过头:“没怎么。”


  美咲不解,却也不知怎么询问,只好乖乖跟在伏见身边。


  可是当他们走了一会,美咲感觉有点不对。


  等等为什么我要跟着他走啊!美咲在心里呐喊。


  于是他有点恼怒,张嘴朝伏见的耳朵喊:“臭猴子今早的账还没算呢!”

 

  伏见猛回过头,捂住耳朵,呲牙咧嘴地回喊:“你想把我的耳朵喊聋吗!”


  美咲来了兴致,也呲牙咧嘴指手画脚地和伏见吵起来。


  俩个人的身影在地上拉了长长的影子。


  (四)


  崭新的周一,美咲踩着滑板上学。


  过了那个岔路口,美咲四处张望,企图寻到某人的身影。


  可惜那个某人今天没有出现。


  美咲有点失望,不能揍他一顿了。


  他挠挠头,脚下一蹬,人便随着滑板动了起来。


 

  到了校门口。美咲下了滑板,拎在手中,就准备走进学校。


  这时,耳尖的他听见右边传来几声叫骂,疑惑地转头。


  只见不远处的小巷中,几个身穿本校校服的学生围着一个外校生。


  美咲嘴角抽搐了一下,想要看清那个倒霉的外校生是谁。


  “哈,你这小子——!”那边有个人带头打了一拳,“咔啦”,镜片碎裂的声音。


  镜片!?


  美咲瞳孔紧缩,几乎本能地朝巷子冲去。


  一定,一定不会是伏见...


  希望他没事。


  美咲心里突然冒出这样的想法。


  不知道为什么,他有点担心伏见。明明知道那个挨打的人是伏见的可能性很低,但还是不由自主地冲过去。


  脚下寸步未停,杀到了巷子边。


  围着的那群人奇怪地看着他,眼神里有一丝嗤笑。


  “美咲...”人群里冒出一个声音,有些疲倦。


  果真是伏见!美咲大口喘气,紧接着就是燃烧的怒火。


  他如风般挥出拳头,击在旁边的人的脸上,那人嘴里飞出几颗牙,还带着朵朵血花。美咲紧接着就是一通拳脚,接连不断地朝那个人身上招呼着。


  伏见有些发愣,他从没见过这么暴躁的美咲。翻身站起,摘下碎裂的眼镜:“喂...可不要抢风头啊...”他拍了拍美咲的后背,将他拉到自己身后。


  随后便是衣屑乱飞的极致混乱。


 


  最后倒下的那个是伏见,他没让任何人伤到美咲一分一毫。伏见倒进美咲怀中,在美咲额头亲了一下。


  在美咲惊愕又有些恼羞的眼神里,伏见轻轻笑着,把脑袋靠在美咲的肩头,在美咲耳边留下轻飘飘的一句话:


  “美咲,来日方长。”


  美咲当然不会知道,伏见深深恋慕着他。


  不会知道,伏见拿他的内裤只是想引起他的注意。


  不会知道,在几天前岔路口的那一个回眸,伏见差点吻下去。


  不会知道,伏见每天都会掐准了美咲上学的时间,好在那个岔路口偶遇美咲。


  这些美咲都不会知道。




  所以,来日方长。


-end-


 

 

 


 


 


评论

热度(16)